• 忆故人

  • 苏武思君

  • 渔樵问答

徐晓英先生

徐晓英先生 ,笔名霞影,著名浙派琴家。生于一九三七年十月十日。卒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一十九日。诞生之晨,衢州徐家坞庭院适菊花盛开,其父徐映璞与好友画家沈本千、诗人柳敏泉等,正于院内玩赏,即为其起名为晓英,晨菊之意也。先生自18岁学琴,至今从艺六十年余,中间历经世道沧桑,苦辣酸甜,不一而足。

先生出生即遇战乱,幼时随其父四处奔波,逃难中接受启蒙,后入私塾拜孔。解放前,入当地名校尼山小学插班三年级。小学毕业,因家庭成分,辍学在家。时父在杭,其与母独在乡下自食其力,挖野菜、编草扇出售,生活颇为辛苦。及年十八,日子愈难,遂来杭与父同住,并求父旧时同事,省统战部副部长宋云彬,将户口迁至朱少滨家。时映璞先生已年过六旬,住清平庵,无公务牵挂,然日日伏案写作,往来鸿儒挚友不断。某日,徐元白先生来访。其家挂有前清举人何竞明之明琴,做工考究,然音色沉闷,求治于徐元白,诊作“病在其骨”,手到病除。元白先生遂奏一曲《阳关三叠》,其音清、和、雅、淡,依依惜别之情,感人至深。晓英听得心动,自此隔三差五要其父带往听琴。元白先生问:汝欲学琴?答:甚喜。先生道:难学易忘不中听,学必持之以恒。嘱其试弹阳关,竟半曲下来,元白先生大叹奇才,遂以三跪九叩之礼拜师。一曲阳关,与琴结缘。

辛亥老人黄元秀通武术,兼精书法,杭州灵隐寺“灵鹫飞来”即其所书。此公谓,既学琴,必学剑,并将溥仪之兄所赠之剑转赠。因此拜于黄公门下,日日一早去涌金楼学武。又56年杭州文联办国画培训班,师多名家,乃跟邓端和学牡丹,跟徐沧一学山水,跟阮性山学梅花等。家中往来诸客,有一技必学一二。海灯法师求诸映老先生作传,先生戏请以教女剑换之,竟允。自此,琴棋书画,诗词文学,武术等,一周五日,每不得空。周六周日则如闲云野鹤,踏遍近郊山水,四处玩耍阅读。先生国学之根基,实彼时之功也。

学琴年余,崭露头角。《杭州日报》喜报古琴后继有人,省统战部月发15元补助。56年,查阜西、许健等整理琴乐,至杭录音,选先生之《平沙落雁》、《秋风词》等四首。晚清举人张味真先生,亦精琴学,晚年居杭,参与西湖月会,与映璞、元白等过从甚密。晓英乃再拜其为师。元白先生既故,味真先生风瘫在床,常嘱晓英去各处学琴,如语:上海,既近,可学广陵派,张龙翔颇好。乃学张子谦之《龙翔操》。

1954年, 徐晓英先生与老师张味真、师母合影于家中

1954年,徐晓英先生与父母、兄姐合影

57年乃入杭州金石书画服务社;
58年,中央歌舞团成立,欲调其任独奏演员,父不许。
60年,上海民乐团来招,而杭州歌舞团亦已成立,杭州文化局局长孙晓泉见其人才,乃留作独奏演员。惜古琴无用武之地,乃习古筝、琵琶,从浙派古筝大师王巽之。
60年4月,再送北京古琴研究会之培训班,求学于傅雪斋、查阜西、管平湖、杨乾斋、吴景略,乃得查阜西之琴曲《潇湘水云》,琴歌《胡笳十八拍》、《苏武思君》、《阳关三叠》,九嶷派之七段《平沙落雁》,管平湖之《流水》、《春晓吟》,溥雪斋之《梅花三弄》、《渔樵问答》等。
文革浩劫,先生下放杭州电缆厂做三班工人,往复18年。家藏悉数被抄。元白师门下同学章家骐不顾安危三顾其舍,情深意重,乃结为连理。文革运动频仍,古琴被视为“四旧”,备受冲击。乃藏之阁楼,以毯裹尾,抚之无声。如此持之十年,艺方不废。
文革劫后,先生为父平反,整理映璞先生遗著数种出版。又自费编印映璞先生之《清平诗课》,或分授友朋,或于师徒雅聚之时亲相授受,以增益其文学。
1979年3月,先生成立了杭州市古琴业余研究小组,并参加杭州市首届“西湖之春”音乐会演出。同月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来杭录制其作品。其后部分作品于1982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选入《世界音乐集》,在国际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。
84年落实政策,入杭州艺术学校任古琴、古筝教师。二十余年,学生逾千,广布海内外。
01年秋,成立霞影琴馆,发展馆员数百,学生益增。因教学系统、得法,学生多有出挑者,已成年轻一代中坚。五十年辛劳,成就斐然。

  • 1983年徐晓英先生开办杭州市第一个古琴培训班

  • 1984年杭州市第二届文代会合影

        主要作品曰《霞影古琴教程》、曰《霞影古筝教程》。琴曲《阳关三叠》、《泣颜回》收入CD《琴韵缤纷》(香港雨果制作有限公司,1995)中;其中《阳关三叠》于同年又收入香港雨果白金发烧碟。琴曲《苏武思君》、《忆故人》、《渔樵问答》收入DVD《静含太古》(中国文采音像出版公司,2006)。出版有《浙音雅韵》古琴独奏专辑(2010年,雨果唱片);上世纪80年代曾编写《杭州文化艺术志》之音乐篇。

  • 徐晓英先生正在进行古琴考级

  • 1992年,徐晓英先生从艺38周年演奏会

  • 2009年,徐晓英先生参加“中日韩传统雅乐舞国际学术研讨会”开幕式演出

        先生之教琴,亦度各人程度而不同。初学者,求姿势正确,声音响亮,节奏不乱,由浅入深。每课必会,不会则不往下。若有喜好自习,亦许其后纠正之。程度快者,一月一曲;慢者半年一年无定数。指法虽较易,意境领会传达却永无止境。先生乃每每嘱勿图快,一曲学罢仍反复演练对和,年余不断。故门下多功底扎实者。先生待学生亦和蔼可亲,常共餐于家。虽有宽敞琴馆,然学生多喜于其家习琴。
        先生常谓学生:吾命运多舛,尚有今日,唯自尊、自强、自信。人人以饭生,何人可为而汝不能。芸芸众生,碌碌者有之,非凡者有之,其别唯志耳。先生以琴为志凡六十余年,坚可摧石,喜见成就亦不俗。是以记之。

返回上级